您现在的位置:澧县政协 >> 文史视窗 >> 浏览文章
翊武百年祭 
时间:2013年09月10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lxzx

 

——纪念蒋翊武先生就义100周年

政协澧县委员会

 

今年99日,是武昌首义总指挥蒋翊武先生在广西桂林就义100周年纪念日,本文长歌当哭,追忆历史,缅怀先烈,以示对翊武先生的深切怀念。

蒋翊武,名保勷,18841221日出生在湖南澧州城(今澧县澧阳镇)一个平民家庭。年少师从周宣三、蒋作霖等维新派知名人士,1902年入澧州官立中学堂附设高等小学堂学习,翌年提前毕业,以第一名成绩考入湖南西路师范学堂。他思想敏锐,勤于学习,勤于思考,敢于担当,特别是阅读黄羲之、王船山等人有关著作,即《扬州十日记》、《嘉定屠城记》等清政府禁书后,受到强烈震撼,反清思想由此萌生,立志普兴“吊民伐罪之师”,保种保国。1904年,翊武先生加入革命团体华兴会,参与黄兴、宋教仁策划的长沙起义,事泄被学校开除,从此成为职业革命活动家,与刘复基等革命志士奔走于沅湘一带,联络会党,组织机关于常德祗园寺,以图再举。

1906年,翊武先生在上海就读于中国公学,协助杨卓霖组织竞业学会,创办《竞业旬报》,用白话文宣传革命,并由刘复基介绍加入同盟会。1909年秋,翊武先生与刘复基等一道去武汉,协助詹大悲办《商务报》,并以此为依托开展革命活动。此时的武汉,革命活动异常活跃,不少革命者潜伏在新军中,许多官兵接受革命思想。为策动新军,翊武先生决意从军,经人介绍进入黎元洪所部新军第四十一标第三营左队,同时加入革命团体群治学社。不久,群治学社受挫,于19109月改组为振武学社。但振武学社仍为清政府所不容,前任领导者相继被迫离去,由翊武先生代理主持。19111月,振武学社改名“文学社”,以“联合同志研究文学”为名掩护革命活动。3月,文学社在武昌小东门内同文学舍召开正式成立大会,翊武先生被推举为社长,刘复基为参谋部长。文学社实为革命武装团体,其目的就是谋划武装起义,以推翻满清政府。914,文学社成功联合另一革命团体共进会,建立统一的湖北革命军总指挥部,翊武先生被推举为总指挥,共进会的孙武被推举为参谋长。在翊武先生等革命志士的组织、策划和领导下,武昌首义一触即发。

1911109凌晨,翊武先生由岳州驻防赶回武昌,立即与刘复基等人在小朝街机关部,召集各标营代表商议起义事宜。临近中午,孙武在汉口俄租界参谋总部带人制造炸弹失事,机关遭到俄租界巡捕破坏,起义名单、旗帜、文告等秘密全部落入俄巡捕之手,如果按原定计划实施武昌首义,必将流产失败。翊武先生审时度势,果断以起义总司令的身份,下达“1010款”提前起义命令。不料当晚小朝街总指挥部也遭到破坏,刘复基、彭楚藩、杨宏胜等3人被捕,惨遭敌人杀害。翊武先生得以机智脱险,旋即走匿山后马家巷蔡大辅寓所,在10日天亮时派人到各标营传令,改在10日夜间,依照9日原令的程序起义,以争死生于须臾。午前9时半,翊武先生以总司令身份连续下达“攻击之合同命令”、“给水攻队之命令”、“给火攻队之命令”等5道命令。已经动员起来的革命力量,一直枕戈待旦,如箭在弦,“为山九仞”,岂能“功亏一篑”!就在起义总指挥部遭到破坏10余小时后,工程营营代表熊秉坤带领工程营的士兵打响了首义的第一枪。与此同时,各路起义勇士纷纷响应,奋勇当先,力挫敌锋,迅速占领敌署,清吏望风而逃,武昌起义一举成功。

武昌首义成功后,湖北成立军政府,翊武先生出任都督府军事顾问。在他的力主下,革命军得到较快的扩充,革命党人熊秉坤被任命为协统,杨载雄被任命为标统,革命军队的阵营有了极大的改观,为巩固首义成果奠定了基础。之后,翊武先生又积极推动各省反正,由此引发了全国规模的辛亥革命。1028日,翊武先生出任黄兴的经理部长兼顾问,协同指挥阳夏战争,黄公极赞翊武先生之能,谓为谋勇兼备。1127日,汉阳失守,武昌危在旦夕,黄兴引咎辞职,黎元洪准备放弃武昌,而翊武先生与张振武等一道坚持“与武昌首义名城共存亡”,并在众人的推举下受命于危难之中,以监军继任战时总司令。就职之后,翊武先生立即选拔干部、健全体制、调整兵力、划定防御区域,命张廷辅、杨载雄等沿江布防,派董必武等组织后勤供给,率兵重创清兵。他还亲自深入士兵和民众之中进行宣传鼓动,使军心重振,民众踊跃参军。同时,他还注重分化瓦解清军,促使清军纷纷倒戈投诚,使武昌城得以转危为安。

1912年初,翊武先生参与组织民宪公会和鄂军毕血会,创《民心报》,拥孙(中山)黄(兴)而斥袁(世凯)黎(元洪),并将文学社并入同盟会。不久遭黎元洪、孙武等人排挤,被迫前往北京,袁世凯以高官厚禄笼络,均被翊武先生拒绝。同年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翊武先生被推举为总部参议及汉口交通部长,兼管湖北、湖南、陕西三省党务,与宋教仁一起创办民国江汉大学,任协理,旨在培养法政人才。

10133月,宋教仁在上海遇刺,翊武先生闻讯后义愤填膺,奋起讨袁,首倡“二次革命”,出任中华民国鄂豫招抚使,以“取荆襄、捣武汉、进窥河南”自任,联络东南各省共起讨袁,募兵几达5师。因湘督谭延牵制,取消独立,导致翊武先生出师不利,终遭袁贼通缉。后奔赴广西以图再举义旗,行至广西全州兴安县唐家冲,不幸被驻军统领秦步衢所部逮捕,解至桂林。袁世凯循黎元洪之请,电令广西都督陆荣廷将其“就地处决”。

翊武先生被捕入狱后,与敌贼进行了坚决斗争。问官以叛逆罪讯究,当场拍照,笔录供词,他昂然不屈,义正词严地给予驳斥。他还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向狱卒宣传革命,历数袁逆罪恶,痛论讨袁必要。特别是面对死刑的判决,他泰然自若,神情依旧,只是不忘告诫诸将士:“不灭袁氏,必误民国”。“予死固所甘,请悬予首北门,以观袁氏之盗国,天下后世必有知予得死者,且此次失败,为国尽忠者寥寥,翊武请先君等拼为之!”临刑前,他慷慨悲歌,留下4首绝命诗,真切深情地表达出翊武先生对人生的感悟,对民主共和无怨无悔的追求,对民族前途无限的担忧和对实现美丽中国梦的热切期盼。其中一首诗云:“斩断尘根感晚秋,中原无主倍增愁!是谁支得江山住?只有余哀逐水流。”

191399下午4时,广西桂林丽泽门外秋日昏黄,翊武先生从容端坐于刑场的大红地毯上,向自动前来送行或围观的群众作最后一次讲演,尽情宣传革命大义。其声若宏钟,词振山河,在场听众无不为之动容,行刑士兵凝神静听,竟迟迟不肯开枪。行刑官见状惊惧,尤恐生变,罪恶的枪弹射向先生的后背,一代英杰带着民族、民生、民权的美好理想,以身殉国,年仅29岁。

翊武先生就义后的1921年,孙中山先生督师北伐,驻跸桂林,追念先烈功绩,令在翊武先生就义处立碑纪念。碑为青石所砌,塔式方锥柱形,宽0.65米、字系真书,径0.2米,不包括基座,碑高3.55米,拔地而起,气势雄伟,仰望丰碑,一位坚贞不屈、顶天立地的英雄形象蓦然浮现眼前。碑身正面铭刻孙中山手书“开国元勋蒋翊武先生就义处”12个大字,旁用小楷“孙文敬题”字样,并刻上印章,以示郑重。碑的两侧及背面镌凿有胡汉民先生撰写的翊武先生革命事迹。

文曰:蒋公翊武,澧县人,笃志革命,辛亥武昌发难,以公功为冠。以武昌防御使守危城,却强敌,事定即引去,当道縻以官爵不受。癸丑讨袁,将有事于桂,至全州为贼将所得,贼酋阿袁氏旨,遂戕公于桂林丽泽门外。今年冬,大总统督师桂林,念公勋烈,特为公立碑,而命汉民书公事略,以诏来者。公之死事与瞿、张二公不同,而其成仁取义之志则一也。所撰事略言简意赅,充满了撰稿人对碑主的无限钦佩之情。

武昌首义及其与此相关连的辛亥革命诸多事件使数千年的封建帝制土崩瓦解,许多心怀民主共和梦想的革命志士为之抛头颅、洒热血。但为何孙中山先生单单称翊武先生为“开国元勋”,又为何评说“辛亥武昌发难,以公功为冠”?回顾翊武先生短暂而又光辉的一生及其历史功勋,不难发现其中自有必然的原由。

第一,翊武先生是武昌首义的实际策划者。武昌首义爆发前,翊武先生以他过人的眼光和胆识为起义做好了各项准备。一是掌握了笔杆子。充分利用创办《竞业旬报》、《商务报》,大发新声,宣传革命。主持文学社期间,更是把《大江报》办成了震荡武汉三镇的革命号角,致党人云集,怒潮奔涌,“军中长官畏报如虎,恨报刺骨。而士兵同志乃信仰益深,志向益坚”。湖北军政府建立后,又不失时机地创办《民心报》,使之成为革命党人反对黎元洪等旧军阀的强大思想武器。二是抓牢了枪杆子。武昌首义前,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团体经历了10余次起义,均因武装不力而告失败。翊武先生以过人的胆识认识到新军的革命性,成功地开创了一条以策反和改造新军来壮大革命队伍的道路,武昌首义枪响时,16000人的湖北新军,有1/3的成为革命党,1/3的倾向革命,仅有不到2000的新军肯为清廷卖命。三是站稳了脚跟子。翊武先生在新军中首创地下“党人代表制”和改造旧军队的“抬营主义”,安排文学社成员充当新军各标、营、队的党人代表,扎根士兵中间,埋头苦干,发展组织,积蓄力量,使文学社成为一支组织严密、机构健全、运转灵活而又能独立作战的队伍。翊武先生及其领导下的文学社,通过对一个个士兵的教育和对一队队新军的分化瓦解,最终撼动了清王朝的反动支柱,把反革命的武装力量改造成为革命的工具,是十分了不起的成就。

第二、翊武先生是武昌首义的果敢指挥者。戊戌变法后,满清政府摇摇欲坠,以孙中山先生为首的民主先驱们掀起了一次又一次反清浪潮。19114月,广州爆发黄花岗起义,6月,成都爆发“保路运动”风潮。翊武先生认为在武汉革命时机日趋成熟,于是加紧策划武昌起义,并于8月亲自制定起义计划。97日,川督赵尔丰奉清廷严令,制造了镇压保路运动的“成都血案”,激起四川各族人民浴血奋战,各州县同志军一呼百应,反清斗争逞燎原之势。9月下旬,在同盟会领导下,荣县独立革命政权建立,清廷惊恐之余急调端方率鄂军入川镇压。面对全国性革命一触即发和鄂军调动分散新军中革命力量的复杂形势,湖北革命党人加紧部署,伺机尽快发动起义,于924日通过了翊武先生亲自拟定的起义计划。109日孙武事发,翊武先生果断决策:“我不杀贼,贼就杀我,此时不干,还等何时?只有提前干,或可死中求生”。“10条件10款”起义命令第一条就是“本军于今夜十二时举义,兴复汉族,驱除满虏”。1010日,武昌首义第一枪,正是翊武先生果断下达“改在当天夜间,依照9日原令程序起义,以争死生于须臾”的命令,才得以实施。

第三、翊武先生是起义成果的坚定保卫者。武昌首义成功,武汉三镇光复,引来清廷疯狂反扑,先是急调陆军大臣荫昌率军大举南下,令海军提督萨镇冰率舰队溯江而上,企图夺回武汉,接着北洋六镇奉令由直隶开赴湖北,起用袁世凯为钦差大臣,节制调遣湖北前线陆海军。袁亲赴孝感督战,西方列强也增派军舰20艘,开往武汉江面,时刻准备武装干涉。在残酷的“阳夏战争”和“武昌保卫战”中,翊武先生先是以军务部副部长、军事顾问、防御使的虚衔,勇敢指挥起义初的一、二、三、四协革命军,继而以黄兴战时总司令部“经理部长兼顾问官”的身份,调度全军后勤,协助黄兴将汉阳革命军整编为第一军。汉口失守,汉阳亦败,黄兴离鄂,黎元洪逃驻葛店。武昌几于不保时,翊武先生临危受命,继黄兴为“战时总司令监军”、“护理战时总司令官”,他立即区分沿江为四部,命张廷辅、杨载雄等分驻扼守,顶住了清军的正面进攻,致武昌城转危为安。在战争压力的同时,翊武先生还面临着反对者忌其能的掣肘、内奸的内应破坏和个别异己者的排挤,但他力挽狂澜,谱写了一曲“守危城,却强敌”的胜利凯歌。

第四、翊武先生是共和政体的坚决维护者。武昌首义后,大批立宪党人、旧官僚政客乃至革命党中的变节求荣者,为谋取个人功名利禄,纷纷自立小山头,围攻孙中山,拥护袁世凯的独裁统治。当时的武汉,惟有翊武先生抗拒逆流,坚定支持同盟会维护民主共和的正义斗争。他严厉谴责背叛革命宗旨而又窃取要位的新权贵,“如使肩此责任以生存于世,而不能促进安全共和之政体,以增长我民族之精神,甚至弦改更断,丝治愈棼,转令搏搏天地,莽为相食之场;或者眈眈异族,觅作夔藩之虎噬”,如此作为,实在愧对先烈,而死难志士亦“将不瞑其于九泉之下”。在孙中山先生被迫下野时,翊武先生毅然集会议决,将文学社整体并入同盟会,决心与孙中山先生并肩作战。袁世凯以勋二位、陆军中将加上将衔等高官厚禄相引诱,他在婉辞后又以加入国民党的实际行动与之决绝。“二次革命”爆发,翊武先生以“儿誓志杀贼,保障共和,否则不生还也”的誓言辞别父母,奔赴战场,以鄂豫招抚使名义檄告天下:“翊武本拥护共和之心,掬忱陨泪,告我军人:责任所在,义不容辞”,决心率军北上,讨伐背叛民国、破坏共和的独裁者。事败被捕后,翊武先生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痛骂袁贼:“此獠不除,必为民国之害”,其对民主共和事业之忠忱,光昭日月,彪炳千秋。

翊武先生之所以能够在短暂的29个春秋岁月里建立不朽功勋,与他特有的精神特质和崇高的人格魅力是分不开的。

他敢于担当,临危不惧。在革命的紧要关头,在革命最需要的地方,他总是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勇猛果断。担任“监军护理战时总司令”时,“独支危局,矢志死守”,带领战友们布阵设防,守危城,却强敌,确保了武昌首义的胜利成果,确保了共和政体的顺利诞生。

他机智有谋,顺时而动。来武汉开展革命活动后,他将群治学社改名为振武学社,后又将振武学社改建为文学社,为的是避开清廷耳目,保证正常开展革命活动。在他的灵活运作下,文学社最终力量壮大,担当起了革命所需的各项任务,为武昌首义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组织保障。

他高风亮节,不图虚名。武昌首义胜利后,有同志为他只在军政府中任顾问兼军务部副部长的职务感到不满,他却说:我辈做事在实际不在名位,以余之望轻才浅,居此最高之位置,非但无益于鄂,而我辈革命之进行或反阻滞。1912年他荣归故里,地方各界拟在隆重欢迎之时,将州城的多安桥更名为翊武桥,其东门改为翊武门,正街改称翊武街。婉言谢绝后,他强调“革命事业远未完成,民国前途多艰,瞻望前景,实所堪忧,尚有赖同胞振作精神,继续奋进”。

他情深义重,行侠仗义。1911119,是彭、刘、杨三烈士就义“月忌日”,他作为鄂军政府特派代表和首义志士到武昌紫阳路,主持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19128月,革命志士张振武、方维被告害,他义愤填膺,亲自到袁世凯的总统府诘责,表示抗议。对袁以每月800银元高薪聘为总统府高等军事顾问、授予陆军中将加上将衔、一级文虎勋章等,都“一如当初,固辞不受”。

翊武先生的一生是短暂的,他的音容笑貌早已淹没在百年岁月的风霜中。但他的慷慨赴义,浩气凛然,舍生取义的英雄形象,在一百年后依然震撼着世人灵魂。他的英名、他的业绩,他的精神,他的理想,他的奋斗,将永远植根在世人的记忆里,成为当今国人不惜生命、追求梦想的精神丰碑!

上一条:我县新增9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关闭窗口 下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