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澧县政协 >> 调研视察 >> 浏览文章
关于打造澧州古城风貌的建议 
时间:2015年03月30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县政协调研组

 

为对接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和国家新型城镇化建设规划,全面提升县城品质,促进县城历史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建设独具特色的新澧州,县委、县政府结合县城棚改工程,于去年提出了打造澧州古城风貌的科学决策。按照这一决策思路,去年11月下旬,县政协调研组对如何打造好澧州古城风貌进行了广泛深入地调研。现将调研的情况综合陈述如下:

一、人文历史厚重璀璨的澧州古城

澧州古城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以“古”为特色的人文底蕴十分厚重。城内目前有各级文物保护单位8处,另外还有一些其他古迹至今依稀可见。始建于明永乐二年的澧州古城墙距今已有600多年历史,她宛如一条青龙绵延在栗河边,是城区最为壮观也最具古城象征的一道风景;澧州文庙傍城墙而建,是湘北地区最大最具观赏价值的古建筑;八方楼又称遇仙楼,她婷婷玉立在古城墙上,辅以沧堰、文昌阁等古迹,相传为乔逊太守梦遇吕洞宾得道成仙之地;多安桥横跨栗河200多年,其韵其美正如歌云:“澧州多安桥,一十一孔长。拱拱饮深水,墩墩出泥壤。虹虹衔后土,弓弓跨泽乡。悠悠一神龙,不见首尾相”;矗立于澧水二圣滩上的蜚云塔历经350多年风雨,至今毅然屹立于澧水之阳,其“叠石凌云汉,凭高接斗枢”的气势令今人叹服;三贤祠为纪念屈原、车胤、范仲淹而立,其中晋朝车胤为澧州新城人(今新洲),以他励志求学的“囊萤照书”故事,至今仍为世人津津乐道;华阳王府邸在今县一中校园内,原址占地105亩,内有三凰山、洗墨池、金牛池等古迹;地处古城郊外的彭山思王祠,系纪念唐高祖第十二子彭王李元则在任澧州刺史期间的政绩所建,因去世后谥号“思王”,故名“思王祠”;钦山寺地处钦山南麓,始建于唐代,初称乾明寺,至今香火已延续一千多年,上世纪80年代,日本佛教界人士寻根问祖,曾先后3次组团来钦山寺拜谒。

而闻名遐迩的澧州内外八景,更是先祖们为古城后人留下的一笔宝贵遗产。内八景中,八角井、三凰山、东府堰、洗墨池、遇仙楼等遗迹尚存,而清风岭、明月池、金牛池等与一些历史名人的趣闻轶事浑然一体,至今仍如一杯杯清醇的美酒佳酿,飘香四溢,回味悠长。外八景中,“兰江绣水”因楚国大诗人屈原的名句“沅有芷兮澧有兰”而成澧州一景,美丽的兰江千百年来传诵着一位古代诗人的故事,听起来依然是那样浪漫动人。“佩浦渔歌”再现的是唐代大诗人李群玉诗作中“半浦渔歌闻荡桨,一星灯火照叉鱼”的意境,品味这浓浓的水乡夜色,古澧州渔夫在兰江轻舟荡桨、张网捕鱼的情景便会跃然纸上。彭山峰顶终年堆蓝积翠,四季一色,“彭峰叠嶂”由此而生,将世人敬仰的思王供奉于苍松翠柏之中,也许是对故人最好的纪念吧。“关山烟树”、“仙洲芳草”、“桃潭春涨”、“龙寺晓钟”、“凤堰水月”均为澧州外八景中的精华,登临蜚云塔顶,远眺关山薄雾轻烟,近看仙洲绿草如茵,玉带般的澧水在她们身边缓缓流淌,如诗如画的古城因此更加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澧州古城不仅文物古迹较多,其古老而又有韵味的文化元素也数不胜数。古代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中,有两大传说与澧州有关,孟姜女哭长城与牛郎织女的故事早已传遍中华大地。澧州荆河戏、花鼓戏、澧州大鼓、澧州夯歌、澧水船工号子、澧州皮影戏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澧州古城增添了曼妙神奇的文化元素。

二、无序开发损毁堪忧的澧州古城

澧州古城丰富的文物古迹和人文胜景在澧水流域或湘北地区绝无仅有。保护和打造好澧州古城风貌,提升县城城市品质,突出县城城市个性,具有得天独厚的基础和条件。但使我们感到遗憾和羞愧的是,如今的古城风貌早已面目全非。栗河与古城墙沿线,火柴盒似的甚至破旧不堪的私人住宅鳞次栉比;文庙等古建筑深陷在现代化高楼的层层包围之中;多安桥原有11孔共198米长,现已被垃圾填塞4个孔洞,桥下横流着栗河臭水;颤抖的八方楼彻夜倾听着日渐萎缩的沧堰不停地哭泣,沧堰及堰中的遇仙桥至今已有900多年历史,当年雕栏玉砌、楼台亭阁、碧水映月的景象如今已不复存在;寂寞的洗墨池再也见不到三凰山的倩影;龙潭寺为古澧州三大名寺之首,因为德隆商业街的开发,其故址再也没有了踪迹;上世纪80年代之前,在棚场街、芬司街、州后街等街区尚能见到错落有致的明清房屋或徽派建筑,更早能看到青石岩板街道,现因几十年的无序拆建,古街景象再难重现。

导致澧州古城神韵不再的原因,一是缺长远规划。湘西吉首市在城市棚户区改造过程中,首先是在规划上做到了棚户区改造与恢复古城风貌有机结合。该市在乾州古城核心区内,按规划先后完成了6个文保单位和22处重点民居的修缮,对76栋有保护价值的典型古民居实施挂牌保护,对21处单位公房和320栋民居进行仿古改造,拆除了大量的临时建筑和违章建筑。2005年,由该市精心按规划打造的乾州古城被省政府列为省级历史文化街区,而因古城打造提高了城市的品质,吉首市的房地产开发有了更好更大的升值空间和潜力。我县在几十年的棚户区改造中,无论是开发商还是相关部门,都没有保护、开发和利用澧州古城资源的理念和规划,有的只是盲目的拆建二是缺保护力度。怀化市洪江区有一座总面积30万平方米的古商城,存留有18家报馆、23家钱庄、34所学堂、48个半戏台、50多家青楼、60多家烟馆、上百个店铺、近千家作坊,明清建筑风格明显。近年来,洪江区在土地供应紧张的情况下,不乱拆除、不乱开发,对古商城380多栋明清建筑进行了整体的保护修复,周边不建一栋超高的现代化建筑,从而保护了古商城原有的风貌。我县的县城棚户区改造经历了自发改造、政府主导和国家推动三个阶段,无论哪一个阶段,都带有不同程度的急功近利,开发商只求开发利润的最大化,一些部门则只求城镇化的推进和GDP的增长,因而对古城风貌造成了巨大伤害。芬司街、棚场街、州后街、东门外等曾是明清建筑的聚集街区,现在这些街区因无序拆建,所有的明清建筑已荡然无存。三是缺协调管理。吉首、洪江等湘西小城之所以能够在棚户区改造中打造好古城风貌,就在于这些小城的党政部门能够统一规划、统一步调、统一行动,党委政府设立了专门的协调领导小组,成立了以市场化运作为主的策划与建设公司,发改、建设、规划、国土、房产等部门十分尊重文物、文化、旅游等部门和社会各界人士的意见建议,文物、文化、旅游部门也主动介入监督管理,相互之间经常沟通、协调,保证了古城风貌按规划实施。我县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打造古城风貌的协调领导小组,更没有一个合适的市场化运作公司,各部门之间存在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的情况。

三、充满期待共筑梦想的澧州古城

一个城市因为有历史文化才有品质、才有灵魂。从这个意义上讲,打造澧州古城风貌,就是打造澧州灵魂。

1、要形成共识,搞好顶层设计。一是要提高认识。打造澧州古城风貌是对澧州古城历史文化的尊重和传承,是建设澧水流域和洞庭湖西北部中心城市的需要,是建设宜居澧州和美丽澧州的需要,是促进棚户区改造,提高县城品质的需要。只有各相关部门和干部群众形成共识,齐心协力,才能共筑梦想。二是要合理定位。打造澧州古城风貌应做到“保护、恢复、传承、利用”相结合,定位于一个“古”字,要与城头山品牌捆绑起来进行打造,重现从原始社会至近代城市发展的脉络。要在保护与利用上多做功课,通过保护与利用来惠及民生。三是要科学规划。要学习凤凰、洪江、吉首等地的经验,邀请一些高水平的策划团队,在县城建设总体规划已经出台实施的基础上,对澧州古城进行高起点规划、高水平包装、大手笔打造。

2、要突出重点,搞好核心打造。打造澧州古城风貌,重点应该突出在栗河与古城墙沿线。其理由是目前县城尚存的文物古迹大部分都分布在栗河与城墙沿线,而且栗河两岸正是棚户区改造的重点。依水而建,古城才显得更加具有灵性。打造好栗河与古城墙风光带,一是要疏通栗河河道,清洁水源。建议引澧入栗,将栗河几处行人通道全部改成仿古石桥,今后应禁止在栗河内投肥养鱼,逐步取消水产养殖。以此畅通和清洁栗河水面。二是要逐步修复沿岸所有文物古迹,将散落在县城其他地方的、可移置或可复制的文物古迹,集中移置或复制到栗河沿线适当位置。三是要根据澧州历史文化特点,沿线可新建澧州古城展示区、兰文化主体公园、澧州博物馆、澧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和演绎场所,两岸棚改范围内恢复性修建一批仿古街区。四是要突出重中之重。在人力、物力和财力不能在短期内满足整体建设规划的情况下,建议将东起遇仙楼,西至古城墙西的区域进行重点规划。此区域经过规划、拆迁、建设,可以形成为栗河风光带的核心区,更可以与兰江公园融为一体,成为县城文化、娱乐、旅游、休闲的中心区。或可选择凤凰堰一个棚改重点,对其进行重点打造。

3、要同心协力,搞好基础工作。一是要加强领导。打造澧州古城风貌能否成为现实,关键看县委、县政府领导能否下定决心,并迅速做出决策。要组建由相关部门参与的领导班子和工作班子。同时,要引入市场化机制,以市场化运作方式进行古城风貌的打造。二是要理性拆迁。打造澧州古城风貌核心区,涉及县城3个街道、6个社区、近1万居民,拆迁户达2815户,要耐心做好拆迁思想工作,切实办好惠及民生的好事。对一些不愿拆迁且有经济实力的原住居民,可允许由个人出资,在原址上按规划统一建造仿古住宅、商铺或其它房屋,以此减少拆迁成本,排解拆迁矛盾。三是要创新投入。打造栗河风光带最缺的就是资金,仅拆迁安置补偿款就要数亿元。相关部门要借鉴外地经验,整合水利、城建、国土、文物、环保等资金,用好用活棚改政策,创新多元投入机制,确保各项资金投入到位。四是要强化管理。目前要突出解决好栗河的净水问题、违法翻建私房问题、美化绿化两岸环境问题。要严格控制古城墙与栗河间的私房违法翻建,即使必须新建或翻建房屋,也必须统一设计,并以仿古建筑设计为主。其他街区今后在住宅或商铺门面改造装潢时,也应尽量引导业主统一进行仿古包装,以此形成统一的古城格调。五是要注入文化。打造古城风貌不仅是建筑上的仿古,而且还必须有历史文化的重现和打造。注入历史文化元素需要人的参与,而一些原住居民是古城历史文化元素的主要传承者,要重点发现和培养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让他们成为古城风貌的一部分,只有这样,古城风貌才会有深度、有厚度,有温度,才会有生命力。

打造澧州古城,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是一项巨大浩繁的系统工程。在经济、文化实力一时难以跟进的情况下,我们不求立竿见影,但求有朝一日。我们期待未来的澧州古城一定是看得见青山绿水、记得住乡音乡愁的古城。让我们携起手来,共筑澧州古城未来的美好梦想!

 

上一条:关于加快我县养老事业发展的建议 关闭窗口 下一条:县政协委员视察民生工程建设